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

中國學術出版"走出去" 還需爬坡過坎

時間:2019-04-22 09:31:45 字體設置

前不久,復旦大學出版社和荷蘭博睿學術出版社在上海共同主辦了一場以“當代中國學術的國際傳播”為主題的研討會,來自學界的30余位專家學者各抒己見,直指當下國內學術出版“走出去”面臨的困境。

有學者坦言,為中文學術著作找到一位好翻譯,需要碰運氣;也有學者說,自己的心血之作找不到好翻譯寧可不出。目前,國內出版社多以招標方式為學術著作找譯者,但這一肩負“擺渡人”重任的角色,往往對原著知之甚少,有的出版社倉促上馬,翻譯成為流水線作業,譯作謬誤百出、翻譯水準低下,致使原本高水平的著作翻譯出版后鮮有人問津。

什么書值得譯介?什么樣的譯者才是好譯者?當代中國學術如何真正“走出去”,在國際舞臺上實現有效傳播?

1、選準書——譯介是為了更好地對話

葛兆光教授的《中國思想史》和陳建華教授的《革命與形式——茅盾早期小說的現代性展開(1927—1930)》(以下簡稱《革命與形式》)經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后,被世界頂級學術出版機構之一的荷蘭博睿學術出版社列入出版計劃。此后數載,經過譯者多年的辛苦付出,兩套書的英文版相繼出版并在海外公開發行。

“好的作者是學術出版社的靈魂和生命。”研討會上,荷蘭博睿學術出版社副總裁、全球銷售總監Focko van Berckelaer就“如何提高國際出版的成功率”作發言。他說,葛兆光教授的《中國思想史》(第一卷)榮獲美國圖書館協會會刊評出的“年度杰出學術出版物”稱號,這是在學術出版社中能夠得到的最高榮譽之一,“博睿出版社至今已經有330多年的歷史,出版了大量關于中國的出版物,為了更好地反映中國的情況,我們必須走進中國,讓中國的作者來寫關于中國的事情,并把這些出版物帶到國際上去,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”。

中國的學術思想能夠走向世界,參與全球學術交流,講好中國故事,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工作。然而,什么書是值得翻譯的書?哪些書適合“走出去”?上海戲劇學院副院長楊揚認為其中一直存在認識偏差,如何選擇確實是難題:“國外圖書館中收存的關于中國文學、中國文化的書籍,很多并非高水準的學術書籍,讀來味同嚼蠟,而很多好的學術書又沒有能翻譯介紹出去。”

經典性、思想性、對話性——復旦大學中文系主任陳引馳提出了三點標準。前兩點毋庸贅言,具有強烈的引領性和思想史意義的學術著作,應當重視其譯介。關于對話性,陳引馳如是描述:“學術著作不是‘獨語’,而是有對話性的,翻譯以后是更大范圍的對話,很大程度上也是學術評價的一種方式。對話不僅僅是在中文語境當中,在不同的學術、文化傳統當中,也有對話性。”

“現在翻譯成外文的書不少,但是真正的好書并不多。”在葛兆光看來,值得翻譯的書,未必一定是非常精深的學術著作,還是要看中國以外的人們需要什么書。他認為有三種書應當翻譯成外文:一種是有中國特色、風格和問題意識的書;一種是類似于教科書或普及讀物的作品,適合更廣大的閱讀者;還有一種是年輕學者的書。“現在有些年輕學者做得不錯,他們受到了很好的學術訓練,但是缺少很好的學術機會。”

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劉躍進教授談到,中國學術出版“走出去”的過程中,有一個明顯的問題,就是“錯位感”——我們想推的,可能國外的學者不一定需要,而國外學者特別需要的,我們又推不出去。在他看來,要選準書一定要有“話題”意識,就是真正找到一種中國和中國以外讀者共同有興趣的話題,找到中外讀者的契合點。

“過去我們常常只考慮‘推出去’,現在還要考慮接受對象。除了找到共同的話題,還要考慮找到相近的思想方法、學術方法。”劉躍進說。

打 印】【頂 部】【關 閉 來源:光明日報  編輯: 王瀟涵
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